乐于分享
好东西不私藏

男性的焦虑–重温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

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4月2日,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,涉及的内容可能已经失效!
重温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

重温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

[两段台词]
刘镇伟全片对王家卫进行戏仿,其中男女主角的两段台词,成为了观众反复背诵的名句:
男主角: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,但是我没有珍惜,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,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。如果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,我会跟那个女孩子说我爱她,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一万年!
女主角: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穿着金盔金甲,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,我猜中了前头,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……
也许,观众们印象最深的台词会跟他们的性别有关。

[男和女]
再看后和婷讨论这是不是一部给男人看的片子,当然我看到的东西都是男人看到的东西。不过后来再看豆瓣上的短评,发现多人引用朱茵那句话。大概这就是许多女性观众看到的重点吧。婷说男人可以在女人和其它之间选择,女人除了男人就什么都没有了,大概又要追溯回远古时代、社会制度云云。不过或许,逝去的爱,又或者甚至是所谓“青春的回忆”“初恋”(当时大话西游的火爆主要是在大学生中),是多数观众所共同追忆、感动的对象吧。
但在同时,这部电影确实是一部男人拍,拍给男人的电影。
大话西游在感人的点上,有一点像东京爱情故事。错过的爱情,悔恨,永远留在心里的无承担、理想化,感动了无数人。紫霞和赤名莉香都是个性张扬的、黄蓉式的女性,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并且希望对方以真情来报答。莉香如花的笑容,紫霞的朱衣朱唇,都是纯粹的美丽。这样的女性,在男性看来,应该是近乎完美的一种女性的典型。
而相比之下,男主角并不靠具体的外貌和性格来吸引女观众,他表演的是幽默以及“身份”(“穿着金盔金甲,踩着七色的云彩”的齐天大圣)。在电影大多数的时间里,他只是一个带着主角光环,却天命所归的油嘴滑舌的男人罢了,甚至连让紫霞爱上他的理由都那么牵强——仅仅是拔出了宝剑,如同童话里的情节,王子公主理应相爱。在陈述紫霞对至尊宝的爱时,甚至牵强地使用出了“就连逃跑的样子都这么帅,我真幸福”这样的台词。
当然,作为一个男观众,男主角的不出彩、不高大上甚至是可以让人迅速带入的条件之一。不过无论如何,剧情的逻辑始终不是这部片子的重点。本片要讲的,不是合理的爱情故事,而是一个更加寓言式的话题:男人的社会承担和儿女私情。
片子设定在一个佛教的语境中。至尊宝在时空的穿梭中(比许多伟大的爱情故事的“大时代”背景更加动荡的背景设定)逐渐看到尘世的仇恨,也在观音大士和唐僧的提示下慢慢接近自己孙悟空的宿命,最后选择放下尘世的一切,去拯救世人。这种被命运指点的身不由己感,让我不是很舒适,不过大概会让许多人感同身受。
与东爱中完治对莉香犹豫不决的暧昧感情不同,至尊宝在紫霞面前始终对她不感兴趣(也许是因为念着他的白晶晶),而是在分开之后,在人的提示下,才意识到自己对紫霞的感情。最后向自己承认感情的理由竟然是“她在我心中留下了一滴眼泪”这样的台词。可能有人会感动,但是仔细想想,这句话只能把他往渣男的形象上推。如果真的要让男主角在爱情上也如此不主动,那他对爱情的留恋也没那么伟大了,可能不过是成佛路上的试炼。
不过尽管如此,他让大多数人感动、感伤的,不是他决定成佛、抛弃感情,而是他在决定之后,最后一次留恋情爱(也是他最终完全放下情欲)的段落。在金箍的疼痛中他最终放开了紫霞的手。一切好象是他自己的选择,又都是命运的安排。

[男性的焦虑]
全片比较特别的地方,就是这个佛教的思想背景。一般的故事的“命运”是强大的外力:战争流离、家族恩怨、人妖之分……但是什么都挡不住男女主角相爱的心。而这一次,是男主角在“命运的支配下”,“主动地”放弃了爱情。这样的“主动”和“自由”的背面,却又是“命运”和“不自由”。与“爱情”对抗的另一个选项,就是男主角的社会承担。一方面,他的确是看透了尘世喧嚣,但如果是个普通人,也一定愿意跟紫霞远走高飞。但是另一方面,他被告知他是托世孙悟空,他知道自己应该跟唐僧去取经度化世人。最终他做出了决定,但作出决定的契机却与紫霞无关,而仅仅是因为蜘蛛精杀了他的朋友(说不定还包含他对朋友的愧疚)。他毅然地选择了孙悟空的事业,而以一种悲壮的方式表达出了他对紫霞(情爱)的留恋。
依我看,全片要表达的,不是失去爱情的感伤,而恰恰是对爱情的放弃本身。
全片的高潮,便是解脱后的悟空了结最后一桩心事的过程。他愤怒地干掉了牛魔王,引发了自己心中对紫霞的所有情感,然后在命运的提示下(缩紧的金箍)放开了手。
与女性渴望的“男主角留下来和我在一起”的情节相反,刘镇伟拍的,是对心爱的女人放手的情节。他展现、试图缓解的是属于社会的男性的普遍焦虑——为了人类、集体,男人必须(在某种程度上)牺牲女人和情爱。即使这不是中国文化的特色,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强大的传统。在牡丹亭中,柳梦梅必须先实现自我在社会中的地位(及第),然后才能和杜丽娘成亲。片中结尾吴孟达饰演角色的转世,在状元及第,回乡看两位豆腐西施,也是起到这样的一个平行的隐喻效果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男性的命运,反而不如一心追求爱情的女性自由。女性的爱情阻碍,来自于外力,出于自己的控制。而男性的爱情阻碍,则是已经由社会机制施加到自己的思考中的。

[焦虑的满足]
如果说营救紫霞是男人对情爱放弃的焦虑本身,则结尾的一段城墙故事就是对焦虑的一种做梦式的满足了。在梦中,人们“满足在现实中实现不了和受压抑的愿望”。
对紫霞放手是对这一焦虑的演绎,而最后钻入夕阳武士的身体中对紫霞作出“永远都不会走”的承诺,则是虚伪的“满足”的过程。因为男人在现实中不得不放弃情爱,所以才在这一场不真实的梦中,毫无顾忌地作出“留下来”的承诺。
而女人也在这里得到了男人,得到了满足。其实是一个很现实、普通的故事,所以残酷。
而真正的男人,则回归到了人群中,“像一条狗”一般地去实现他度化世人的宏伟梦想
对男人来说的焦虑是爱情的不能满足,不仅是对爱人的分心,而是对爱情的分心。有人会提前设置好心理防御机制,沉浸于工作或者对父母的孝顺中,或者通过生理上的放纵,不让自己的感情显露。而对于无法做到的人,就只能在梦中实现对爱人的承诺,或者看着片子,感叹一下爱情的失去而已。
再回头看两段台词,男主角的名台词,正是表现对于放弃爱情的“悔恨”的强调,但是这样的强调,恰恰是潜意识中无法改变现实的前提下,无法选择爱情那一方时,对自己做出的一种心理补偿。而女主角的名台词,则是很单纯的普通的,对于男性的期待。简单些来说,就是
女:“留下来跟我在一起。”
男:“对不起,下次吧。”

东京爱情故事所讨论的东西,没有超出流动的都市中男女之间的暧昧感情。受大话西游影响的大陆文学如江南《此间的少年》,走的也是戏仿、借用经典表达感伤的路线,但表达的内容不过是《那些花儿》中“我们就这样/各自奔天涯”的典型大陆式的对校园和青涩恋情的回忆。大多数喜欢大话西游的人,大概冲的也是这样一种感情吧。对当年的那个“失去的”或者是让自己“情窦初开”的她/他的追忆。
但是绝不可以忽视在佛教思想的铺垫下,大话西游所表达的男性在社会责任和情爱之间的挣扎。在神话传说的剧情设定中,它又以一种不现实的方式,成功实现了对这种焦虑的满足。不可不谓妙。
最后题外,全片的配乐、罗家英的Only You、卢冠廷的一生所爱,以三种方式诠释了什么是“好”音乐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完美博客 » 男性的焦虑–重温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